1. 富国银行技术主管

Saul Van Beurden在富国银行担任技术主管一职,此前,他有两年在摩根大通任职消费者与社区银行首席信息官的工作经验。

加入富国银行后,Saul Van Beurden掌管大约90亿美元的预算,且管理一支由4万名技术专家组成的团队。

Saul Van Beurden在富国银行的职责,包括所有软件的开发、IT运营、基础设施建设、云计算和网络安全。显然,他在富国银行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

美国富国银行没落为“穷国”银行,押注量子计算能否为其扭转劣势?-量子客
图1|Saul Van Beurden(来源:Business Wire)

大公司中担任最高技术专家职位的人,通常被称为首席信息官(CIO)。少数情况下,不同境况里会称他们为首席技术官(CTO)或首席数字官(CDO)。

而“技术主管”一职意义不同寻常,Saul Van Beurden本人表示,这是因为在他加入富国银行时,公司已经配备了首席信息官和首席技术官,而这两名人员需要向他报告。所以自然的就冠上了“主管”的头衔。

 

2. 攻守兼备创新策略

加入富国银行后,Saul Van Beurden制定了一项“攻守兼备”的新策略,他将这项新策略与美国橄榄球战术相比拟。

首先,确定一个防守角色,也可以称之为经营者。该角色需要确保计划得以实施,工作顺利进行。

其次,第二个角色为进攻角色,也可以称之为业务推动者角色。他的存在是为了降低银行风险,实现收益最大化,获得更好的投资回报。

为实现此项“攻守兼备”的新策略,在上任之初,Saul Van Beurden就和他的团队确定了一个称为“6S”的战略:

美国富国银行没落为“穷国”银行,押注量子计算能否为其扭转劣势?-量子客
图2|6S战略(来源:量子客)

 

(1) 技能 (Skills)

首先,从防守展开来讲。对于技能,Saul Van Beurden表示,建立一支掌握现有技能培养未来技能的团队至关重要。这表明,要达成公司的发展使命,团队需具备学习敏锐度,这也是成为他所说的“值得信赖的运营商”的途径。

 

(2) 安全 (Security)

毋庸置疑,安全对任何企业来说都是一项重要技能,尤其是像富国银行这种掌握大量敏感数据的大型金融服务公司。Saul Van Beurden指出,甚至可以说银行就是在销售信任,因为本质上看,客户就是因为信任银行,所以才将自己的资金和数据存在银行。而这种信任源于网络安全以及控制措施等安全保障制度。

 

(3) 稳定性 (Stability)

鉴于富国银行90%的交易都以数字方式进行,因此稳定性至关重要。Saul Van Beurden强调,当数字化应用出现故障时,银行系统也会出现故障。既然要销售信任,那么就要保持稳定,这种稳定由多种弹性因素组成。其中的核心因素在于IT运营的流程自动化和应用程序合理化。

美国富国银行没落为“穷国”银行,押注量子计算能否为其扭转劣势?-量子客
图3|Saul Van Beurden(来源:American Banker)

 

(4) 可扩展 (Scalability)

再来,就是进攻,以可扩展为开端。Saul Van Beurden强调,富国银行应当按需服务,以便随着交易量的增加,实现技术的无缝扩展,之后再视情况缩减资源。

 

(5) 速度 (Speed)

其次是注重速度。身为一名长期从事金融服务的高管,Saul Van Beurden表示银行业发展缓慢,像富国银行这样的巨头,也往往需要耗时一年多才能交付既定项目。

担任技术主管一职后,Saul Van Beurden要求他的团队将时间周期减半,甚至控制在原本周期的三分之一内。在描述了传统的作业方式后,他提出了改进意见。

传统作业方式中,布满了各个交接节点。首先是产品需求,然后是财务部门的优先次序,接着是项目管理办公室,再到项目负责人,然后是IT部门、产品设计、技术设计、开发、测试、生产……跑完这整个流程后,时间已经过去近60周,而一年仅有52周左右的时间。

而Saul Van Beurden提出的改进意见,需要通过跨职能团队实现,大幅度减少低效交接。他表示,负责产品创意工作的分析师,应当与负责功能构建的工程师一起面对面交流。凭借时下热门的办公产品如DevOps工具,工作过程中可以避免不必要的交接活动。

美国富国银行没落为“穷国”银行,押注量子计算能否为其扭转劣势?-量子客
图4|DevOps(来源:Medium)

他补充说,流程自动化十分重要。企业要想实现收益最大化,获得更好的投资回报,并在市场上获得竞争优势,核心要素就在于速度

 

(6) 满意度 (Satisfaction)

最后一点是满意度。Saul Van Beurden表示,尽管企业做了所有能做的事情,但如果最终客户仍不满意,不论这种不满意是对于应用程序本身不满意,还是对应用程序的运行时间不满意。总之,不满意的出现,就代表企业的失败。对于富国银行来说,满意度是战略的基石

 

3. 创新基础三大支柱

Saul Van Beurden希望从战略角度简化整个流程,以验证6个S的各个进度。通过在各领域推进策略发展与价值实现,其目标在于提供更佳的创新能力。这支崭新的技术团队为富国银行注入无限可能,并立足三大支柱为公司建立起结构化的创新基础

 

(1) 创新团队

第一大支柱是创新团队。该团队一直不断探索如何提升用户体验,例如开发新的功能。团队也具有前瞻性,往往会根据未来三-四年的发展趋势做出预判,并确保发展计划与现实需求相匹配。该创新团队由富国银行的高级执行副总裁、数字平台与创新负责人Ather Williams III领导,并与Saul Van Beurden团队中的软件工程师们保持着紧密的合作关系。

美国富国银行没落为“穷国”银行,押注量子计算能否为其扭转劣势?-量子客
图5|Ather Williams III(来源:The ELC)

 

(2) 技术研发团队

第二大支柱是技术研发团队。该团队往往承担着技术含量最高或最复杂的创新课题,团队与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等机构合作,建立了一个生态系统,以激发解决重大创新课题所需的思维。Saul Van Beurden表示,技术研发团队目前专注于人工智能与机器学习数据与计算上。而他认为,银行未来的命运将在这些技术学科的交叉点上被定义

 

(3) 量子计算

最后一大支柱与计算相关,更具体地说,与量子计算相关,Saul Van Beurden团队在计算能力上取得了长足进步。他表示,量子计算相较于经典计算带来的算力提升,不能简单地用10倍、100倍或100万倍来表示,其算力超乎人类认知。

他强调,重要的不是量子计算有没有准备好,而是我们自己有没有准备好。富国银行不想因为没有“未雨绸缪”而抱有遗憾,也不想成为量子计算机投入生产后无法跟上节奏的企业。

在量子计算这条探索道路上,Saul Van Beurden的团队着眼于两大核心领域:交易算法加密密钥。前者帮助银行提升交易速度,因为正如上文所述,企业要想实现收益最大化,获得更好的投资回报,并在市场上获得竞争优势,核心要素就在于速度。而当量子计算使得速度大幅度提升后,攻击者闪电般夺取密码时,则由后者的加密密钥,来为银行提供保护。

尽管富国银行近年来遭遇了困境,但显然这个巨型集团并不打算坐以待毙。Saul Van Beurden和他的团队,重新将富国银行定位为一个创新者,从而再次获得优势。

 

参考链接:

[1]https://www.forbes.com/sites/peterhigh/2021/02/05/wells-fargos-head-of-tech-plots-a-strategy-for-innovation/?sh=453910c74442

 

声明:此文出于传递高质量信息之目的,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权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所有图片的版权归属所引用组织机构,此处仅引用,原创文章转载需授权。

|编  辑:王嘉雯      |审  校:丁 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