据《环球邮报》[1]报道,量子领域先驱者D-Wave 今年进行再融资后,其估值下降了一半以上。

对于量子领域如火如荼的当下,为何元老级别的量子计算公司估值会下降如此之多?

作为量子计算领域的先行者,全球首家提供量子计算系统的制造商,D-Wave吸引了包括美国中央情报局风险投资部门,亚马逊首席执行官Jeff Bezos和基金巨头Fidelity Investments在内的投资者。

全球首家量子公司估值突然下降超一半-量子客
图1 |D-Wave 云平台(来源:D-Wave)

 

削减,投资者的噩耗

据报道称,4000万美元的融资是资本重组的一部分,重组将D-Wave的估值从接受融资之前的约4.5亿美元削减至不到1.7亿美元。其资金包括来自新投资者NEC Corp.的1000万美元。

一些参与投资的现有投资者保留了相对股权,包括D-Wave的最大股东,迄今已投资超过1亿美元的某基金会,同时还有加拿大一家商业发展银行和高盛。

再就是中央情报局的In-Q-Tel部门,亚马逊贝佐斯先生和富达公司在内的其它原有投资者,其所持股份大大贬值。在某些情况下,其贬值幅度甚至超过85% ,消减程度令人震惊。

 

小众,夹缝求生

众览全局,当下,总部位于加拿大的D-Wave正面临着越来越激烈的竞争,除了不同类型的量子计算机之外,还有来自迅速崛起的初创公司以及正在创建量子计算机的行业巨头,例如微软、谷歌和IBM。

加上技术路线的不同,未来潜力的差异,D-Wave设备只解决特殊问题,而其他的硬件设备提供了可以完全替代退火器的潜力(参阅:IBM量子计算机的技术路线图)。以离子阱代表的具备长相干时间的量子计算硬件方向,真正从技术栈上打压其他参与者。IonQ在IBM提供的量子体积指标上,疯狂突破了QV400万(参阅:IonQ发布QV400万超强量子计算机),这也是D-Wave公司在技术上不得不面临的巨大挑战。

全球首家量子公司估值突然下降超一半-量子客
图2 |D-Wave量子计算系统(来源:D-Wave)

 

人才竞争

在这个竞争激烈的领域,人才的流动也是公司面临的一大难题,公司竞争的一大关键因素。前期,有着美国量子之父之称的John Preskill 加入亚马逊便引起业界一片哗然。(参阅:美国量子信息教父级人物加入亚马逊

而上月末(9月30日),曾帮助科技巨头谷歌取得量子霸权优势的谷歌前首席量子科学家John Martinis,加入了澳大利亚初创公司硅量子计算(Silicon Quantum Computing)更是给业界带来猜疑(参阅:谷歌前量子计算负责人John Martinis正式加入SQC),半导体量子计算是不是真的要走出新天地,因为这样的技术栈一旦有顶级人才加盟,走上一个稳定的技术路线后,对其他技术栈也具备打击能力。

D-Wave同样面临着相同的问题,据《环球邮报》报道,D-Wave的高层管理人员,包括其首席财务官和负责应用技术的高级副总裁,已经离开了公司。

除此之外,长期担任董事会成员的硅谷风险投资家Steve Jurvetson和前思科高管Don Listwin也已离职。

 

危机不会停下

尽管如此,D-Wave的投资者对公司持着乐观态度,但是从笔者角度来分析,D-Wave公司的危机似乎不会停止,他们必须在应用层面提供更开明的方案,在生态系统抢占位置,如果按照当前其他比如超导、离子阱大规模量子比特的集成能力,后期从物理比特数量上就可以碾压该公司提供的硬件,从通用角度来说,显然D-Wave身处劣势地位。

D-Wave于今年将Alan Baratz提升为首席执行官,以加大其技术的商业化力度。

Baratz改变了 D-Wave 的销售策略,从销售价值1500万美元的量子计算系统,转换为通过云平台的方式来提供服务的策略(参阅:全球首台商用量子计算机上市)。

D-Wave表示,这些举措使D-Wave可以帮助公司解决实际业务问题并提供业务价值。

可替代性产品的诞生,初创公司的崛起,科技巨头的入驻,人才的流失,是否就是造成D-Wave估值降低的主要原因呢?这其中错综复杂,但可以预见的是,面临同样情况的公司,不只是D-Wave。

 

参考链接:

[1]https://www.theglobeandmail.com/business/article-investors-sharply-cut-value-of-holdings-in-quantum-computer-maker-d/

 

声明:此文出于传递高质量信息之目的,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权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所有图片的版权归属所引用组织机构,此处仅引用,原创文章转载需授权。

|编  辑:王嘉雯      |审  校:王新文